EDWARD GAMING

[ 昭野 ] 昭然静默

😘

Hagulovelove ♥




*请勿上升真人



耳机里的音乐消停时,天色已经变暗。胡显昭往窗外看,辨不出列车已经驶到哪里,只有稀稀疏疏的青绿植被。新长的响叶杨枝干细瘦,他不知道是什么树,只觉看着并不禁风。早晨出发时的光线像是闷了层白布,在雨水里浸过的郁白色,冷淡而苍茫。没有山脉,都是田野。


空调温度偏低。铁轨摩擦的轻微响动和吹风口的排气声㗭㗭嗦嗦。车厢内除了几句闲谈,都很安静。


胡显昭点开歌单,原来是已经播到了底。他干脆锁了屏,耳机没摘,先撇头去看一旁的人。田野背对着他,整个人裹着队服缩在座位里,睡得没什么声息。


他看着田野的肩膀随着呼吸轻微起伏。


“好心劝你一句。”赵志铭走之前拦住他,“田野的心现在是冰,只怕你捂不热。”

“我没想捂热。”他小声说。

“我只是看他自己一个人,挺冷的。”




全文链接戳这里





胡显昭想,自己从来就没想要过捂热田野。因为他不需要田野再反过来回暖他。

他还怕靠田野太近,会弄巧成拙,灼伤了人。

田野凉薄一些也没有关系。

胡显昭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别人操心,他只是不想看到田野再一个人落寞了。


就算旁人谁都看得明白他的心思,没一个信他能有日等到田野,尽管让他们看就是了,他不怕被看了笑话。斗地主他上去就扔最大的牌,弹幕吵吵嚷嚷说他不对,斗地主不能这么玩,最后不也一样能赢。亮队标也是,输了他认,可还没到认输的时候。下一次他胡显昭还是会亮,直到亮到你忌惮才好。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条条框框,他恨不得所有的牌面都干脆利落摊给你,直来直去,不喜欢迂回。胡显昭根本不想着怎么全身而退。可只要他没对田野开那个口,他自信两个人就能一直这样心照不宣下去。


胡显昭不在乎盆满钵满,他心里冷着。可在田野这,他的血是热的。


他心思明白得昭然若揭,可就是不多说一句。


没什么的。这一切不过是求而不得,互相试探,警觉而暴躁,忍耐而柔软。谁也不戳破谁,直至渗透彼此的生活,就好了。





Nofe教练给他取ID的时候说:“iboy吧,iboy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名字,总之很好。”

这个名字被赋予的意义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代号,而是为了刀入剑鞘。


也许世人都已忘了,这年夏天还没到来的时候,英文解说的一句话如同预言的倒计时。“Meiko picked up boys and turned them into men.”


有了想保护的人,男孩就会成长为男人了吧。




他昭然静默啊,你说来日方长。







属于他们的故事还会有以后吗  

mmm:

2016年11月18日。金赫奎离开了中国。

如果再加一句只属于这个tag的话,deft离开了meiko。


我刷着微博看到金赫奎平安抵韩,闭了闭眼,去年此时,meiko为了准备neso坐在了deft跟金角的中间,这是deft少有的坐在了meiko的右手边。彼时我还是一个只关注优秀辅助选手的技术控,看着meiko为了训练跟金角双排,那是一局锤石。第一波下路回程,先出家门的meiko向水泉里的金角丢出了灯笼,金角买装备有点慢,所以meiko不得不在走到灯笼极限距离时停下了上线的脚步,然而出门的金角就那样大步流星的路过了那盏发着幽光的灯。跟辅助有着巧妙心理共鸣的我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直播中meiko的脸,稚嫩的面庞上,眉头微蹙。那时候的我在想,金赫奎这个ad还真不错,起码他是知道要维护辅助选手心里那微妙的被需要的存在感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更后面的岁月里,我是那么敏感的执着于锤石灯笼的故事。


锻炼新人的比赛进行的并不顺利,还记得meiko出门比赛的那天deft开了直播,直播里偷吃meiko桌上的饼干,还要观众不要告诉meiko,比赛输了之后,他还说meiko不开心。而meiko回来开直播被弹幕轰炸告密deft偷吃了他的饼干时说“他要吃就给他吃啊”,随后又小小声加了句“就是给他吃的”。


这大概就是mmm跟下路故事真正开始的时候了。


因为做了告别视频收到了非常多的回复,很感谢大家的喜欢,但也看到了很多令人伤心的话,每到夜里我默默清掉那些文字的时候就在回忆,其实很早的时候我也劝过很多饭cp饭的不能自已的小伙伴,我总讲的一句话是“他们都是梦想主导型的人格,所以一切可以用为了游戏为了赢而解释的事件与互动,都没有多做他想的意义”。


但在日后日复一日的rank ob里,我看到俩人优势局时不厌其烦在峡谷的一角“追逐打闹”,画面里的他们是那样的突兀,脱离了召唤师峡谷里ad与辅助本身的意义,却让人感受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突然发现,如果我那句话反过来讲呢?我们作为人的生命中,有几时还能上演拿命去救一个人的桥段呢?这种世间最浪漫的故事大概只属于偶像剧了吧,但在召唤师峡谷,如果愿意,就可以。


于是当有人为我的游戏体验不再单是定义于胜负间,当那片峡谷承载了更多的快乐与情感表达时,mmm也陷在了一场浩大的漩涡里。


相比直播的同屏互动,我更喜欢看rank,我觉得那里的他们更接近于真实。但哪怕是今年春季赛有了cp video,我也没有为了他们录下过什么,看过就算了,只是我喜欢而已。


一切变的不一样是在夏季赛开赛前。edg不得不启用新人,面对着即将到来的s6前途未卜。这使得edg不得不把重担压在了下路的肩上,在mouse跟scout需要成长的日子里他们必须要站出来,跟厂长一起撑过去。于是下路开始了有意的双排,在此之前,尤其是deft其实打rank并不在意跟谁双排或者开车,经常是每天谁先邀请他了就上车开排,又或者他在好友列表里随意邀请着谁。在更早些的时候,我记得我想看一场下路双排是很难的,因为deft更多的是跟侯爷、road等等人双排。


在下路开始有意双排的日子里,俩人的成长是肉眼可见的飞速。meiko的废操作越来越少,deft的打法也越来越激进。一次丹妹跟deft聊天讲“meiko真是一个计算器一样的辅助(表达meiko对于可不可以打的判断力很精准)”。mata也来问过deft,meiko跟deft双排时的巨魔怎么玩的,为什么(一个翻译不出的操作)他不行。而deft回复的语气里尽是傲娇。对了,还有打季后赛打we那次,丹妹跑来问deft,你怎么没跟meiko去中路(meiko塔姆有波开车去中路救厂长),deft回道“meiko去中路,我跑不过去,所以被对面下路越塔强杀了”。当时看着deft略有委屈的言辞,突然就想起小黑屋时期他那智障的中文“你去中路,为什么中路死了?你别去,别去中路,来下路,下路不能玩”。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真的发现了这样支援的弊端,日后的比赛deft总要跟着meiko一起去支援,哪怕会损失一些线上补刀。


所以作为mmm,面对着这样的他们,我越来越反感cp这个词,哪怕couple这个词本意并没有不好,但现代意义上却赋予了这个词“不是真实存在的感情的组合”这样的意义,所以我经常跟熟识的伙伴讲,我觉得用cp来形容这个下路放佛是在亵渎。


最后的夏天,他们赢了,赢得酣畅淋漓。我最喜欢的一个决赛point就是上路deft韦鲁斯被抓meiko塔姆救下他那幕,但我所惊叹与念念不忘的并非如此。回看比赛,让我非常不解的是deft为何盲大。我寻找那颗looper的tp眼插下的时间,那时meiko正陪着deft在上路收兵线,用一颗真眼跟mata争夺着上路草丛的视野。mata最后插下的这颗下文的tp眼meiko身上没了扫描也没了真眼去排,于是他pin了地图要自己跟队友都记得那里有眼。几分过后,meiko回程了,独自在上路带塔的deft被rng策划包抄,从edg的视野里可以看到rng的下路及中野全部在向deft奔去,但是以他们的速度是抓不到已经开始撤退的deft的,于是在looper带完一波下路兵线消失在视野里的一瞬间,meiko意识到rng这么坚决的冲向deft只能是有人tp绕后来留人了,于是他疯狂的pin那颗他记下的绕后眼位,同时跟rank里一样为deft发正在路上。为什么我说一定是meiko意识到的呢,因为中上不可能顾及这么多,而离遇险的deft最近的厂长是打完蛤蟆选择正在回程的状态。而deft对meiko的信任也让我瞠目结舌,盲大这种东西,做好了是神级意识,做不好就是很蠢的事。


回到基地不能双排的deft是我从没见过的样子,碎碎念,爱抱怨,看了他rank久的人大概都会有这种感受。直到他跟歌莉娅那一席话,我才恍然,不止我们把他们慢慢定义为最强下路,连那个要证明自己是毫无疑问的世界第一adc的他都把赢得欲望慢慢建立在了“下路”之上。


到今天,我仍希望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该多好,多想舍掉后面被命运的摆布。我曾想过再剪一个让人感到幸福快乐的视频作为临别的礼物送给你们,但剪着剪着就陷进了回忆。


-deft以前从不啃手

-俩人在对方哪边,哪边的耳朵就不戴耳机,哪怕他们另外一边也有需要沟通的队友(概率在95%以上)

-deft喜欢跟三星哥哥主动聊meiko

-deft喜欢复述meiko的话打字给正在聊天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像是meiko跟他说话他没理一样)

-deft solo几乎没有赢过meiko

-deft很在意meiko的rank情绪,不让meiko疯狂打字或者pin队友

-deft没对除了meiko以外的人做过那些幼稚的行为,哪怕在三星当老幺的时候也没有


这些大概就是如果不一直跟直播会错过的deft吧。而meiko始终如初,照顾着追逐着deft,像他自己职业之初所定义的,deft要做第一ad,那他就是要保护deft做那个第一ad。


所以故事的最后meiko说:我希望他能回到韩国,拿下一个冠军。


这就是“meiko”的愿望。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meiko去了解过《未闻花名》,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是芽衣子(meiko)为了实现关于jinta(男主)的那个愿望以及为了大家都更加幸福的故事。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愿望达成之后,meiko还是永远的消失了。我不知道田野是有多喜欢这个故事,才会给自己起这个id,才会把qq头像也设成芽衣子。而德杯过后,meiko终于换掉了头像。


在我心里,这大概意味着meiko跟deft的故事真的结束了吧,以后的,就是田野跟金赫奎的故事了。而这个故事不属于我们。


那天,我重听了《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这首未闻花名的主题曲。里面有三段: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你在最后的那刻仍从心底


「ありがとう」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大声呼喊着“谢谢” 我一直都知道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含着泪水却仍笑着说再见 如此难受


最高の思い出を…

那最美好回忆……


而最后的最后,德杯之上,最后的edg deft三次感谢了在下路陪伴他的搭档“meiko”。


这首歌就是我想对他们最后的祝福了。而只为了记录下路而存在的mmm,也在这里,要跟大家告别了。


see you..


【全文禁止转出lofter】